君有所归

又丧又宅

裁缝的针线

《裁缝的针线》
瑞金,瑞嘉有 雷祖有 单向暗恋有
ooc ooc ooc 重说三角色属于七创社
如果感觉雷同那位只能说撞脑洞了?
瑞金不拆罗斯单恋
应该不会有洁癖吧。

这家缝纫店的位置并不显眼,在一个弯弯曲曲的小街上,红砖地上刚下过雨有点小水洼。阳光穿透并不算稀薄的云层,让湿润的空气间有些亮闪闪的,拉扯着临街面包坊里刚出炉的甜甜圈的味道飘过来。
隔壁花店的祖玛打开玻璃门,甩着门外被淋湿的向日葵。这个不爱穿裙子的高个子女生常年带着一顶有些褪了色的褐色瓜帽挡住了眼睛,头发却依然蓬松的翘起。
“哎祖玛!你出来啦?需要我帮你吗?”
雷德一见这隔壁的花店姑娘出来便急迫的冲出门,门上的风铃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一串急促的哐叮声。女孩没有理他,转身继续甩着她的花。
“祖玛祖玛,你看你的帽子都褪色啦,我等着给你缝个更好看的吧?”
女生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鼻音却依旧没停下动作,雷德就把这当作了同意,自个欢呼雀跃起来。嘉德罗斯剪掉最后一根线,轻蔑的挑挑眉,笑雷德怎么就喜欢上了一个高领之花,自从祖玛在这开了花店后对着人家死缠烂打,可惜人家又不爱搭理他。
“丁零—”响过一串铃声后,雷德满脸幸福的踱了回来,甚至哼起了有些不成调的曲子。罗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俯下身在抽屉里找可以缝到衣服上装饰的漂亮纽扣。
嘉德罗斯是个裁缝,还是个在缝纫界名气不小的裁缝,常有机会接到贵族的单子,但却因为太过任性,对单子常是爱接不接,才把店开到这种不起眼的巷子里。和他一同开店的雷德就更是因为祖玛对这里留恋有加了,有事没事就去找她。
这会罗斯正因找不到合适的扣子而暴躁的一甩抽屉,再翻开另一个小箱子翻找。头顶上变了调的歌突然高亢出来,哼起了婚礼进行曲,嘉德罗斯终于忍不住骂他。“你想什么呢快工…”“不是我啊罗斯”。
嘉德罗斯直起腰,这时一个人欢快的跑进屋子,带出一串“丁零当啷—”的风铃声。那个少年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婚礼进行曲,手上还牵着一个人,那个人进来的不紧不慢,银白色的头发从右边落下一条,剩下的银发在脑后用绸带绑起来,密长的睫毛下一双浅紫色的眼镜,好像就是静静的不动也有浮光万千的细碎花瓣,像微风中轻摇的紫罗兰,身上带着焦糖和肉桂的味道。嘉德罗斯紧紧地盯着他看,他曾在面包坊和街道上见过这个人,但只是远远路过而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他,他知道这个人是面包坊的人,做的面包手艺一绝,但因为罗斯平日不爱出门便总打法雷德出去采购食品,对临街的人实在知之甚少。这回阳光从他背后投进,照的银色的发丝染了温暖的色调。这回罗斯感觉心脏跳动的声音有点大,直到冲进来的那个少年“啪”的一下撞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请问你们需要什么吗?”雷德很及时的过来,而那个少年干脆趴在桌子上,拿起一个扣子把玩,被罗斯一把夺了回来“哦,是这样哒。我们来定好多漂亮的衣服!我和格瑞要结婚啦!”少年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指指身后和他一起进来的人,睁大天蓝色的眼睛兴奋的宣告着他的喜事,但嘉德罗斯却觉得有点别扭,但说不上是哪里不高兴“哦恭喜。”
“抱歉。”白发名为格瑞的青年伸手把金发蓝眼的少年扯回来,为他的失礼行为道歉,动作非常之熟练。“我们要定两套礼服,还有居家的…”格瑞事无巨细的把需要调理清晰的都说了出来,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转着少年金色的发尾,少年则是对店里的东西都好奇,瞧瞧这瞧瞧那最后动起了针线,拿起一件废布乱缝起来。在格瑞对罗斯讲完后他把那块被缝的乱七八糟的布举到两人中间“格瑞你看…”罗斯看到那块布“噗”了一声“好渣。”格瑞则转过身叹了口气。
“哎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好歹是第一次缝。”
“但就是渣。”
“哎!我可以学的!”
“金,别闹了。”格瑞又转回来对着罗斯“我在隔壁的面包坊工作,若有疑问可以直接去找我”
“好啊,叫我嘉德罗斯就可以了”
接着他就放下定金带着金走了。罗斯走到门前,透过玻璃看那个身影轻轻拉住金,金在他旁边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
“罗斯?你在看什么呀?”雷德把定金收起来,走过来顺着他的视线张望。
“没看,回去干活!”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嘉德罗斯都没有再看见格瑞,倒是金隔三差五的过来捣乱,美其名曰跟着罗斯学缝纫,结婚后要尽他“贤妻”(良母是没指望了)的责任。嘉德罗斯没有把他用扫帚打出去的唯一理由是他每次来时都会讲格瑞,会讲他和格瑞第一次相遇是在很小的时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会说格瑞练剑时的样子,会说格瑞无奈的给他半夜起来给他做夜宵的事,格瑞骂他笨蛋的事。罗斯很震惊的听着,难以想象在金惹了那么多事后格瑞对他居然还这么有耐心。
这期间罗斯也没少骂他,每次都会在金不知道有搞了什么事后大骂他渣渣,然后一个白眼过去,管都不想管,雷德倒是帮着他收拾,然后问他有什么追到女孩的方法。

这天罗斯依旧是百无聊赖的边吃他的高热量垃圾食品一边量布料的长短,然后那个并不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在嘉德罗斯的耳朵里像爆炸了一般。他猛的扔下食物冲到门后,撞的门上的风铃有些细碎的丁零响声。格瑞在隔壁的花房门口挑着鲜花,并没有看到门后的嘉德罗斯。罗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偷窥狂,紧紧的盯着格瑞抚摸花瓣,挑选鲜花,紫色的眼睛专注而宁静。今天他穿着一件深褐色的衬衫,打扮的轻松了许多但依旧是一丝不苟。嘉德罗斯看的有些呆呆的,直到祖玛将花仔细包好递给他,罗斯意识到他要走了,突然打开门。
“嘿格瑞。”他走出来后动作就开始局促起来,有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出来,但还是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勾起一边唇打招呼,以压下莫名的紧张与兴奋。
“今天怎么有空来买花啊”
“店里人少。”格瑞把花夹到腋下“衣服完成了多少了?”
“一半了,快吧?”罗斯看向格瑞腋下的向日葵“送给金的?”
“嗯,他最喜欢这种花。”讲到金的时候格瑞的眼神向盈了阳光的水一样柔和,带上了一抹浅浅的笑意,罗斯看的心里感到舒服又难受。
“那你回去吧,我回去工作了。”他一扭头回到了屋子里,听到格瑞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闷闷的往屋里走,雷德在角落里低着头完全不看他,嘉德罗斯瞧了瞧,他好像在缝一顶帽子。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越来越奇怪了,他每天都盼望格瑞出现,期待金跟他讲格瑞的事情,开始频繁的去面包坊,希望自己能在那里见到格瑞,偶尔格瑞会从后房里出来,把面包整齐的放在架子上,若是格瑞看见了他,他就故作大方的上去打招呼,然后感受格瑞对他逐渐放松的语气。
但能见到他的机会依旧很少。
“我感觉嘉德罗斯和我已经是很好了的朋友了呢!好可惜啊,我结婚后我们可能就见不到了呢,我和格瑞就会搬走了。”
“什么?”一直心不在焉的格瑞猛的抬起头,看着面前无辜的蓝眼睛。
“是呀,我们计划结婚后要搬到很远的一个城市啦,据说那里有许多许多的向日葵,开满了整个城市。我就知道罗斯你会舍不得我们的!”
罗斯低下头看手里的布料,衣服还有几件就做完了,和他能见面的日期和理由也越来越少。



未完结

因为罗斯和格瑞不是一个领域的,所以没有什么挑战和纠葛(不要给自己找理由

评论(6)

热度(6)